• 宋悦:日本人对东京奥运会,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悦】

    7月27日,东京奥运会的第四个比赛日,女子网球大满贯得主、东京奥运会主火炬手大坂直美爆出冷门——止步网球女单八分之一决赛,无缘八强。对大坂直美的声讨一时间席卷日本社交媒体,甚至有网友称其为“东京奥运会的污点”。

    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是在奥运会这样激烈的赛场。仅仅因为输掉一场比赛就称几天前刚刚亲手点燃奥运圣火的主火炬手为“污点”,日本民众是不是有点太情绪化了?

    东京奥运会,大阪直美爆冷出局,无缘八强。图自路透

    年少成名往往伴随着质疑与批判,日本舆论对大坂直美的争议颇具“历史”。这位现年24岁、世界排名第二的日籍混血女子网球运动员不仅是日本体坛的新生代“封面人物”,更是日本大小报上的“话题女王”。

    就在今年5月,大坂直美曾因主动退出法国网球公开赛登上日本社交媒体的热搜。5月30日,大坂直美在法网公开赛女单首轮比赛中成功晋级,但却因拒绝出席新闻发布会而被罚款1.5万美元。之后,她通过个人推特发布了退赛的决定。她自曝,从2018年美网以来,自己被“长时间的抑郁”困扰,并在面对媒体时“感到十分焦虑”,因而决定主动退赛并拒绝出席任何公开赛媒体采访。她还在《时代周刊》杂志刊文,希望借自己与“抑郁情绪”抗争的经历,呼吁社会关注运动员群体的心理健康。

    针对大坂的退赛举动,虽不乏同情者与支持者,但还是有不少日本民众认为此举不仅不负责任,更是有失日本运动员的颜面,因而给她贴上“任性”“自以为是”的标签。

    事实上,这并不是大坂直美第一次因为“退赛”冲上热搜。2020年,因不满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及美国黑人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大坂直美曾以退出美国辛辛那提公开赛的行为进行抗议。迫于舆论压力,组委会宣布停赛一天以反对种族歧视。大坂直美的这一举动在美国收获一片好评,作为全球知名的青年运动员,她在“为黑人发声”的活动中一直颇为活跃。

    但这边厢,不少日本网友则表示“运动员不该过度介入政治”,而应该“专注于训练和比赛”,还有人看不惯她“身为日本人却忙着和美国黑人共情”。“民族大义”面前,其他性格方面的“槽点”都变得不值一提。

    看似日本舆论对于大坂直美有着种种不满,但这些不满的表象背后似乎都有同一个源头,那就是大坂直美的“种族身份”。1997年10月16日,大坂直美出生于日本大阪的一个国际家庭,其母是日本人,其父是海地人。在大坂直美3岁时全家移民美国并取得美国国籍。因不满女儿嫁给外国人,大坂直美的姥姥姥爷曾与其父母长期“断交”,她的童年都是在海地爷爷奶奶的陪伴下度过的。

    身为混血儿的大坂直美继承了母亲的东方长相,以及黑人父亲的肤色和体格。即便她的母亲称其“自幼就对自己的日本人身份有更多认同”,但整个青少年时期都生活在美国这样的“民族大熔炉”里,大坂直美对自己的“黑人身份”有更多认同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毕竟,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多在青少年时期根据所处环境自然习得的,硬要说大坂直美“虽身在美帝但心系东瀛”也是颇为牵强。

    2019年10月,在迎来22岁生日的前夕,大坂直美选择保留日本国籍、放弃美国国籍,并表示将代表日本征战奥运。这张朝气蓬勃的面孔本应成为一张展示日本“多元”的文化名片,但围绕大坂直美的舆论攻击并没有停止,“混血”似乎成为了大坂直美的“原罪”。

    这也揭示了日本作为单一民族国家,其民众针对“混血儿(ハーフ)”群体的矛盾心理。一方面,“大坂直美们”因继承了立体的五官或强壮的体格等所谓“种族天赋”而活跃于日本时尚界和体坛,受到普通人的羡慕和追捧。另一方面,日本大众并没有从心理上真正接纳他们为“自己人”,这些混血儿在日本社会中受到歧视与排挤丝毫不比纯粹的外国人少,有时甚至更苛刻。

    讽刺的是,选择大坂直美担任东京奥运会主火炬手,恰恰是日本政府想借机展示日本社会的“文化多元”。日本网友不满,“政府有什么资格选一个连日语都讲不好的人来代表日本?”对大坂直美不满是真,其折射出的更深刻问题则是日本政府与民众之间针对本届奥运会的认知鸿沟。

    综观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发展史,2020东京奥运都算得上“过于曲折”的一届。新冠疫情导致延期、奥运火种熄灭、组委会相关领导“歧视女性”言论频发、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辞职、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辞职、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部长森谷靖跳轨自杀等一系列坎坷事件的发生,让网友惊叹——“简直是被‘诅咒’的东京奥运会!”不仅如此,日本多个民调显示,直至奥运会开赛前还有约半数受访民众希望奥运会“再延期”或“取消”。

    笔者身为北京人,全国上下积极筹备2008北京奥运会的过往还历历在目。那时我们全民运动、学外语,虽然也有许多部门和人员的奉献与牺牲,但整体舆论对奥运会的态度是非常正向的。反观本届东京奥运会,政府与民众的态度简直冰火两重天,直到开幕式当天,反对东京奥运会的民众还在主场馆外抗议。

    不过,这种反对又随着比赛日程的推进发生着微妙的变化。7月26日,奥运会乒乓球混双决赛上,日本选手伊藤美诚和水谷隼组合击败中国运动员刘诗雯和许昕组合,登上冠军宝座。获胜的喜悦一时间传遍日本,“打败王者中国”的新闻登上日本各大媒体头条。

    伊藤美诚、水谷隼夺得奥运乒乓混双金牌,收视率远超其他项目。图自日本每日新闻

    看似欢呼的是日本乒乓球队终于摆脱了被中国队支配的恐惧、历史首次夺得奥运金牌。但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日本民众对于奥运会的“恨”并不在奥运会本身,而源于它所牵扯出的抗疫失职、腐败等一系列社会及政治问题;那么同样的,民众对奥运会突如其来的“爱”也绝不只是因为赢了一场比赛,而是它所激发出来的民族自豪感及心理认同。

    国际奥委会作为一个非政治性的国际组织,其立场与所倡导的价值观本该是超越“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奥林匹克宪章》明确指出,“不认可任何种类的政治性、宗教性或人种宣传活动”。但奥运会又恰恰是一个充满“政治色彩”的国际赛场。

    本届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日本将中国台北队的出场顺序依五十音图中的「た/タ(ta)」排序,主持人在用日语口播时直接称“中国台北队”为“台湾”,而不是如同英文播报及字幕显示的“Chinese Taipei”。这些夹带私货的伎俩,恰恰说明奥运会不可能与政治脱钩。

    此外,对于这门已成为“亏本生意”的奥运会而言,日本政府也是有苦说不出。没了游客和现场观众,举办奥运是亏;不举办又要支付违约金,还是亏。于是“进退两难”的日本政府,只得在“亏多”与“亏少”之间做选择。不论反对声有多大,一旦开幕便木已成舟,此时日本民众无异于“上了贼船”,行驶的方向全凭政府左右。

    站在日本政府的角度看,国家物质层面的亏损已难以挽回,那么至少在精神层面的收益上扳回一城吧。作为东道主,日本一定程度上享受着“主角光环”的优势,在本届奥运会金牌榜稳居前三。7月29日男子个人体操全能比赛引发争议,日媒大力报道“针对桥本选手夺金中国爆发不满”,煽动民众情绪,转移其对奥运会及政府的矛盾。另一边,面对本届东京奥运会的“骚操作”,中国网民对日本的负面情绪也升至顶点,这无益于两国间的友好交流。

    责骂大坂直美并不能阻止对手胜出,转移国民视线也不能抵消政府的失职。在疫情席卷全球的当下,人类社会太需要一些振奋人心的正能量。看到运动健儿们在赛场上挥洒汗水、为了梦想而拼搏的身影,相信每个人都能从中收获力量。《奥林匹克宪章》中有这样一段话——“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

    奥运会还在继续,希望奥运圣火没有点燃分裂与仇恨,而是激励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用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精神战胜共同的困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内容版权声明:本站皆为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idea-inflatable.com/article/63106.html